QQ个人说明

非主流qq日志,爱在最后

分类:QQ空间日志大全浏览:30283

同样的新闻,报社以文字承载它,电视台以音像承载它;

           同样是爱情,美满的以婚姻捍卫它,缺憾的以追忆祭奠它……­

                                                                                                            --题记­
 


A。

 

    海裳第一次坐在何飞扬的右边,是在一个春天的下午。

    她本来生活在闽东海域,一座叫做琅岐的岛屿上,因交友不慎,被传销团伙骗到了大西南。获救后被临时安置在城市救助管理中心,因为不甘心就这么狼狈的被遣送回家,所以悄悄跑了出来,于是遇到何飞扬的异性朋友兼工作搭档小翠仙……

    那天傍晚,何飞扬与小翠仙在一家铝材店为海桑找到了一份工作。以后的日子,何飞扬会经常去那家铝材店看望海裳,海裳有空时也会过来找何飞扬聊天。在这座陌生的小城,海裳没有其他朋友,两个月后便将住所租到了何飞扬的隔壁。那个仲夏的夜晚,何飞扬亲吻了她,此后她不再称呼他“何大哥”,而是依照家乡的口语习惯叫他“阿何”。渐渐的,他们过上了同桌吃饭、不同房睡觉的准同居生活。

    那些日子海裳常常挂念闽东的妈妈和妹妹,何飞扬也常常安慰她:“别难过,等有了钱,我随你一起回到那个叫做琅岐的小岛。” 

   

    而在当时的那座西南小城,普通的打工者每月只能拿到三四百块的薪水,除去吃饭住宿等常规开销便所剩无几。在他们相爱第四年的时候,银行卡里边的数字仍然没有涨幅,惨淡的现状常常让这孤儿出身的何飞扬无所适从,在这样的背景压力下,他俩不慎陷入了一桩商业骗局,欠下了一笔不小的债。从此各自分开,将挣钱还债作为第一目标来奋斗,重逢的约期是一年……

 

 B。

 

     一年之后,当他跟随一家巡回演出的民营剧团、越过长江以南十个省份的近三百个县市和乡村抵达福州东部的海岸线时,他犹豫了。他曾经拍着胸膛向海裳承诺:“你是被我拖累的,就算背叛故乡背叛亲人,我也要先将你名下所欠的那一笔如数清还  ”。 

    而在这颠沛流离的一年里边何飞扬并没挣到“海裳名下所欠的那一笔”款子,最倒霉的是刚进入福建就被人盗走了行李,身份证和户口本没有了,学历证书也没有,所幸的是还有1600块的现金,这也是他一年来的全部积蓄。

 

    以后的岁月何飞扬在不成体统的夜宵摊上做过洗碗扫地擦桌子的杂工、在稍微体面的物流公司做过无时间规律的装卸工。何飞扬并无过人之处,但凭诚恳和勤劳在多家中小型企业均得到提拔,但因身份不透明这一致命因素,使得他“仕途”惨淡。

    而对于何飞扬而言,这些并不重要。

 

 

    直到第三年秋天,当他挣足了“海裳名下所欠的那一笔”款子,第一次登陆琅歧岛时才得知三年后的海裳,已经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史,并且生下了别人的孩子。何飞扬在日记中记录了那一幕:

 

    当你完完整整的站在我面前这时,我看见你被海风侵蚀的脸,尽是沧桑的印迹。顿时有种无地自容的愧疚与凄凉,在我的五脏六腑里来来回回无休止地纠缠,蒸发出酸楚的阵痛!在你纸巾没递过来之前,我含着泪也要诚挚的问候一句“亲爱的,你还好吗?”,你把头扭向另一边对我说,“阿何,我很好...”
    穿过你闪着金花的双眼,我看见7年前在黔西南,你怯生生的第一次坐在我的右边;正是这旁人不为之动容的泪眼,在我伤心的睡梦里来回漂泊了好多年...

    何飞扬并不介意海裳的婚史,他三个月大的女儿思思改名为阿嫣。

    在婚姻破碎时还坚持要将女儿生下来,从某种角度看,这样的女人更具备深厚的情感底蕴、更懂得善良的底层内涵。何飞扬决心留下来,一辈子照料这个家庭,一辈子补偿对海裳的亏欠,一辈子呵护这份跋山涉水、历尽千辛的爱。

    在准岳母眼里,他会是一个好女婿、好儿子,在海裳眼里他会是一位好丈夫、好父亲。但在海裳的亲属眼里、在沿海人的眼里,何飞扬不会是一个称职的男人。

    在漂泊中途他做过多次小资本的经营,没有一次成功;在岛上,他的淡泊人生观与多数沿海人所持有的经济价值观格格不入。甚至有人声称:在沿海,不会经商挣钱就是时代的白痴。

    离开海岛时,海裳曾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他故作轻松的笑了笑:“在你意想不到的时间”。

    而离开福建后,他就再也没有回岛的勇气了……

 

C。

 

    浙江中部的冬天不是很冷,但在这个下午,何飞扬冷得挺不起腰,而且胸闷,心脏剧烈的震动让他喘不过气来,不像是整天跟硫酸、盐酸打交道的原因。晚上他从街道卫生院拿回来一张初步观察的诊断书——容易发生在中老年人身上的冠心病让他给患上了。也是这个晚上,老板给所有工人结算了工钱。因为他所工作的这间电镀厂正式破产!

 

    人在倍受挫折时有一个本能的反应——思念亲人——尤其是身在异乡疾病交加时,思念远在家乡的亲人。而何飞扬没有这份思乡思亲的“资本”——因为那一笔被人卷走的所谓“股金”。

    海裳的那一份“股金”是往闽东家里打过若干次电话,才取得妈妈和几位舅舅他们的默许。加上她逢年过节寄回去的厚重礼物,家里人都误以为她在这那座西南小城过得还好。

 

    而何飞扬筹到的那一份,是东家三百、西家五百这样拼凑的。无父无母的这么一个人,想要在当时当地的淳朴农民手上借足这些钱,单凭他在他们眼里的形象认可是不够的,于是他对这些善良的父老乡亲不停的说谎、不断的使招。软磨硬套的筹借到手,再到被人秘密卷走,整整一年时间。整整一年时间里,人性的所有弱点在何飞扬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一份盲目的贪念将一份“乖娃娃”的童真撕扯得支离破碎、面目全非……

 

 

    这么多年过去了,尽管当初的债务已清还,而村里的伯父、伯母和城里的姑姑、姑父因此而受尽旁人的冷眼白嘲如同一把涂抹了蛇毒的刀子,在何飞扬心底刺下了一道道难以弥合的伤口,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愧疚里剧烈的肿痛……

     唯一可以眷念的人,只有海裳。

 

 

 

 

D。

 

    那一夜,何飞扬梦见自己回家了,一会儿听见姑姑在哭泣、一会儿看见伯父一如往常地坐在柴火边抽着水烟筒,哥哥姐姐们向他走来,他低着头想要避开他们、想要再次离开家乡,却发现身上的钱连出行的车费也不够了。

    那一夜,何飞扬还梦见海裳,梦见她从闽东赶到浙中来看他,他们在一家小吃店吃了两碗面,黑心的店家却要按每碗七十元收取,他搜遍了口袋和皮夹也才搜出三十来块钱……

   

    第三天早晨,海裳来电话:“阿何,我还有两小时就到义乌了,能到火车站接我吗?如果在医院里就别来了,把公交路线说给我就行。”

    “裳,我这是慢性病,没那么严重,只是想跟你说说话,你过来干啥呀!收尸还早着呢,哈哈……”

    “死相,妈妈和妹妹都急死了,你倒是挺风凉的。”

 

关于按揭的QQ个性签名:爱是昂亏的按揭,时间越长,利息越沉重......
    分享给小伙伴们:
    热门排行
    猜你喜欢
    小编推荐